我家就是國際學校粉絲招募中

想認識更多自學家庭嗎?和大家分享你的讀書心得嗎?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吧!

2009-03-31

保障家長教育選擇權政府責無旁貸

台灣非學校教育討論區」這兩天非常的熱鬧,因為大家想盡腦筋在思考要如何幫代表在家教育家庭的團體取個名子來代表我們在做的事。目前大家慣用的幾個名子像是「在家教育」被教育局硬掰成只有特殊教育家庭才可以使用;「家庭教育」也被社教的拿去專用,在各縣市蓋了許多同名的蚊子館;「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聽起來好像是科學怪人工廠。想著想著,陳爸突然想到我們最需要擔心的是什麼?我們的團體應該要解決的是我們各個家庭獨自無法解決的事情,那會是什麼呢?是自學孩子無法參加高中免試入學嗎?還是自學學力鑑定考試的時間太晚導致無法18歲參加甄試呢?還是學區學校強迫孩子參加評量然後又不承認成績呢?這些議題固然很重要,但更大的風險是政府不再保障家長的教育選擇權。

或許你會想這怎麼可能呢?「國民教育階段得辦理非學校型態之實驗教育」從88年以來就列入國民教育法了,難道這樣掛保證還不夠嗎?政府不是應該以法行政嗎?但是這十年來,政府並沒有真心誠意地在落實保障家長教育選擇權,實施方式交由地方政府自由發揮,有的尊重,有的打壓,有的乾脆不理不睬,連辦法到現在都還沒訂出來。更何況教育部現在正在修這部分的國民教育法,難保不會有出乎人意料外的發展。

雖然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所有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的自由及權利,這當中包括教育選擇權在內,但是這一年來政府以「妨害社會秩序」或「維護公共利益」的名義,不斷地在剝奪人民的自由和權利,難保證政府不會以同樣的名義來結束我們的實驗教育。八年前廣受好評的北政國中自主班,就是在當時的市長馬英九裁定下,最後被迫結束就是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在家自學團體的首要訴求應該是要政府保障我們家長的教育選擇權。在家教育要受到和學校一樣的平等對待,包括讓我們可以安心地去把孩子帶大,不受到無謂的的干擾。雖然家長教育選擇權還包含強迫「就近就讀」學區制的探討、教育卷的發放以及辦理逐級學力鑑定等些超出目前在家教育範疇的議題,但是若政府不保障教育選擇權,在家教育的家庭將會成最大受害者。若在家教育的家長們一時無法決定團體的名稱,我們可以先用「保障家長教育選擇權行動聯盟」的名義來廣納各種自學團體以及理念相同的自學家長們,做為這次修法行動的推動力。

2009-03-29

How long before we have one homeschool standard in Taiwan

Taiwan is a small country with dysfunctional homeschool policies at local government level. Take Taichung, the largest city in central Taiwan not even 200 km from the capital Taipei, as an example. In Taipei, homeschoolers don't go to school for exams. In Taichung, homeschoolers must sit for school exams at least twice a semester or they may not get their diploma. In Taipei, schoolers are required to notify homeschoolers all major activities and to accommodate homeschoolers' request to attend school functions. In Taichung, schools turn down homeschoolers' request for help.

Why has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allow such mess to go on for ten years since homeschool was recognized as a legitimate education in 1999? The ministry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enforce an uniform minimal standard on how local educational authority treat homeschool families. It's time to amend "National Education Act" to give the Ministry to power to set guideline to the local government.

2009-03-26

一片祥和的校內初審審查會議

Yesterday we had our first homeschool application review meeting at our district school. This may sound strange as we have been homeschooling our daughter for the past five years. Until this year, the school had not asked us to be present at these meetings. This year, the Bureau of Education, is asking the school to follow a strict guideline on how to process homeschool application. The meeting went very well. The principle and all the heads of departments were there together with teachers' representatives. Overall it was a positive experience.

陳爸一家子昨天去參加孩子們自學申請的校內初審審查會。會議是由校長主持,各處處長和要申請年級的老師到表全都到了。校長、與會長官和老師們對我們都非常的客氣,害我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浪費了他們早上最忙的時間。
會議一開始校長先介紹與會的所有成員後,就請陳爸報告我們的計畫書內容。陳爸說因為我們家已經申請了五年了,國內外各大媒體也相爭報導過數次(聽起來好像是小吃攤的廣告),所以我就不多說,若長官們對申請書內容有問題的請提出。於是與會人士翻閱我們的申請書,我做了一些補充說明,就結束了留下學校的人員討論我們的申請案。
在我們要離開前,校長發現女兒帶來熱帶雨林的大海報,於是問她可以給大家看一下嗎?於是我們又花了半個小時讓孩子介紹她做的各種不同專題報告,大家看得意猶未盡,老師們差一點就趕不回去上第一節課。
台北市政府教育局今年要求一定要開校內審查會,而且一定要申請人出席的規定實在是沒有必要。初審對於首次申請的個案會比較有幫助,因為家長和學校彼此不熟悉,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交換意見,確認一下未來孩子參與學校活動的模式。但對我們這種從一年級開始申請到已經要畢業了,這種初審根本就是形式審查,對忙碌的學校行政人員、老師和家長來說,都沒有意義。台北市教育局應該向台北縣教育局學習,讓賡續申請的案子根本就不需要再寫申請書或開審查會,把重心放在輔導首次申請的家庭。

2009-03-18

在家教育的經費來源及財務規劃

在家教育的計畫書裡的「經費來源及財務規劃」段落,往年陳爸都只寫「自行負責」四個字。但是今年的審核原則要求計畫書要有這一段,所以陳爸就多寫幾個字,也算是對這個荒謬的問題表示無奈的抗議::
  1. 能有足夠經費來源支持學生教學計畫。 
  2. 能有完整財務規劃確保學生將來學習計畫之進行。
本案之經費來源由申請人自行負擔,直到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修正為有「宜蘭縣國民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第10條的「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之團體、單位或個人,由本府予以補助及獎勵,其辦法另訂之。」之相關條文。

本案之財務規劃健全。申請人為服務單位之棟樑,無被裁員或放無薪休假之逾;其參進之產業保守穩健,其獲利不因景氣循環而有巨大的變化,服務單位倒閉的機率微乎其微。雖然申請人在2008年因全球資本市場修正素導致投資獲利銳減,加上景氣循環因素導致服務單位營收較往年略遜一籌,但在今年政府減稅及退稅的措施加持下,以及申請人調整家庭部分非必要性支出後,預計98學年的家庭可支配所得仍然可以維持2008年之水平,因此仍然可順利完成申請案之持執。申請人現階段資產仍然大於負債,其市場修正後的資產水平仍然足以維持本計畫案執行到學生完成國民教育。

2009-03-15

教育是誰的責任

陳爸和一些孩子要升國一的家長一起吃飯,席間聊到在家教育,於是陳爸就問家長們對於在家教育的看法。在座的每一位都說好,但都說他們不要做。於是陳爸就追問為什麼不做呢?於是大家七嘴八舌說抱怨了一堆,其中最經典的回答是:「我在家人微言輕,不想為將來孩子的升學的成敗負責。」
這種心態,就好像早期企業電腦不管多貴多難用,大家一定買IBM因為沒有人敢怪你買錯呢然後把你給免職。但是幫公司選電腦和幫自己孩子選擇教育方式可以相提並論嗎?
陳爸好奇的是,若父母不想對孩子的教育負責,那誰要負責?是學校嗎?可是學校也不過是拿錢辦事盡力而為。那孩子自己呢?畢竟他們是要一輩子背負著教育的結果啊!可是通常孩子在這個議題上完全沒有發言權。
這些家長們都知道在家教育的可能性及其多元的升學方式,也知道這些在發育中孩子在學校不幸福更不快樂。但是他們寧可盲目地遵循已經破產的學校教育,就因為不願意對孩子的教育負責而不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這種鴕鳥心態真的是已經病入膏肓了。
在重視兒童福利的先進國家,像這樣以反覆評量的方式來虐待孩子的學校和補習班,早就應該依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30、34、58和61條移送法辦了。然而,部分地方教育主關機關(桃園、台中)卻視此一病態行為為神主牌,要求反對虐待兒童的在家教育家庭一定要參加學校惡質的評量,不然就撤銷其自學申請,把家長依「強迫入學條例」移送法辦。
這些把教育孩子當成自己責任的家長們,根據「教育基本法」第8條第3項勇敢地挺身而出對抗國家機器迫害孩子的身心發展。政府應該表揚他們,而不是拿一條已經65年舊的不合時宜的法令來處罰他們。

2009-03-14

自學的升學管道比上學更寬敞

陳爸這週末很用功地做了一個說明在家教育的簡報,請大家參考一下。

根據陳爸的分析,在家教育在國民教育階段後的升學管道比學校教育多一倍以 上,因此在家教育的孩子在國民教育階段的升學壓力比在家教育的孩子來的輕。除了推甄和考試登記分發之外,在家教育的孩子(在大家的努力爭取下)也將可以免試入學高中。除了到學校上課,在家教育的孩子也可以(在大家的努力爭取下)持續高中階段的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取得高中畢業證書。當然也可以自主學習(因為不受強迫入學條例的限制),然後通過同等學力鑑定考試,(在大家的努力爭取下)也可以去考學測。若大學想在國外念,可以去上在美國立案的函授高中,然後去考SAT, ACT 和 Tofel。不上函授學校也可以自修,17歲就可考 GED 美國高中同等學力,同樣可以申請大學。

若你有興趣了解更多細節,請上我們右手邊的討論區或是看精采的影音節目,謝謝。

2009-03-13

代結論─孩子不能再等了

發的兩週的牢騷,想必各位讀者一定很好奇陳爸有沒有解決方案?總不能像電視上名嘴一樣,只會一隻嘴巴在那裏說,也不提出如何改進這惡劣的在家教育環境。

陳爸呼籲教育部應該立即召開國家非學校教育發展會議,邀請從事在家教育的團體和家長代表,一起討論在家教育目前所碰到的瓶頸及政府應該要有哪些具體措施來協助在家教育的發展。同時,教育部應該要在維護在家教育選擇權的尊嚴之下,以及在公平和平等的態度下解決在家教育的升學及就業管道。最後,教育部應該將各界的意見整理出「要點」,指導各級地方政府如何以相互尊重以及平等對待的態度來處理在家教育的申請案。

以英國的兒童、學校及家庭部(Department of Children, Schools and Families)在2007年頒布給地方政府的「選擇性在家教育 Elective Home Education」指導原則為例,在家教育的家長沒有義務做到
  • 依照國家課程綱領教
  • 提供均衡且廣泛的教育
  • 準備作息表和課程總表
  • 達到任何環境標準
  • 固定的教學時間
  • 擁有任何相關文憑
  • 事先準備完整的教學計畫
  • 遵照學校上下課的時間和學期
  • 有正式的課堂
  • 批改孩子的作業
  • 正式評量進度和訂定發展標準
  • 重製校園型態的同儕團體生活
  • 達到學校教育的分齡標準
英國中央政府的指導原則明白地告訴地方政府在家教育不是「在家裡辦學校教育」,因此不能用學校教育的觀點來看在家教育的內容、方法或成效。反觀我國,自國民教育法修正以來,雖然在家教育的學生人數從4人成長到近千人,但是教育部依舊放任地方教育主管機關為所欲為,定訂出一籮筐明顯違反在家教育精神的實施辦法。

教育部應該立即處理在家教育的學籍問題。目前在家教育的學籍是依附在學區學校內,然而這種便宜行事的做法卻造成在家教育家庭和學區學校極度的困擾,因為在家教育孩子們的學習內容和學校教育不盡相同,學校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在家教育孩子們的成績紀錄。同時,這些孩子們最需要的非學校教育資源,學校也無法提供。隨著12年國教的實施和選擇在家教育的人數節節上升,正本清源的解決方式是在各教育局處內成立一個獨立的科,集中管理所有年級的在家教育學籍,以提供在家教育家庭完整的學習、升學及就業的配套措施。

此外,教育部也應著手進行廢除不合時宜的「強迫入學條例」。該條例於1944年公布至今已經65年,嚴重違反教育基本法和國民教育法所保障的家長教育選擇權。而「強迫入學條例」不但沒有解決中輟生問題,反而成為地方政府迫害在家教育家庭的法源依據,因此應該馬上廢除。

我國在家教育合法化已經十年了。在這段時間內,數千名家長身體力行,為了選擇最合適自己孩子們的教育方式犧牲奉獻。他們奉公守法,一路走來無怨無悔,也從未向政府要求任何援助。但是政府卻長時間漠視他們行使教育選擇權時應該得到的尊重,以及有效解決這些孩子應有的升學和就業管道,這非一個有擔當、負責任的政府應該有的做為。

馬總統、孩子的青春有幾個十年可以被國家機器給蹉跎,請您馬上辦吧!

2009-03-12

第七回─家長與學校的在家教育責任

近年來,縣市政府教育局處將一些主管機關對在家教育家長的要求,紛紛以一個所謂的「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家長與學校教育責任一覽表」來加以約束。根據吳副教授的文章,理論上這個一覽表是要釐清教育主管行政機關、學校教育、和家長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以利三方發展良好互動關係,否則將爭議不斷。但在訂定一覽表的過程中,主管機關並未徵求學校和在家教育家長的意見,只是一廂情願地想把所有的責任推給學校和家長,造成更多的爭議。陳爸就教育責任一覽表的八大項目分類逐一分析:

教學計畫
對許多家長來說,申請在家教育的過程中最棘手的是撰寫教學計畫書。雖然家長們對於教自己的孩子有很多想法和理念,但是要把這些理想訴諸於公文書的文字需要一些技巧。家長們最需要的是有經驗的人說明給他們聽教學計畫書要怎麼起頭,什麼是學習領域?課程、教材和教法之間的關係是什麼?雖然學校有責任「提供九年一貫課程各領域目標、能力指標等參考資料、提供諮詢」,但是學校碰到的難題是他們自己也沒有處理過非學校申請案的經驗,根本無從起協助家長們。更何況「國民教育社群網」的「97年課綱」已經有完整的說明,若學校只是把網路上的東西印出來交給家長,這對家長一點幫助也沒有。教育局應該每學期招開公開說明會,讓家長們充分了解在家自學的方案內容,並且請有經驗的審議委員到場說明教學計畫書的內容、格式和審查方向,免得學校和家長都徒勞無功。

教材教法
家長選擇在家教育就是因為不要學校教的那一套嘛。與其請要求學校「提供參考資料、提供諮詢」,教育主管機關應該要提供在家教育的家長更多元的另類教育教材和教法來參考,才是真正的落實家長的教育選擇權。不然選來選去都是學校教的那一套,那還要進行什麼非學校實驗教育呢?

家長成長
在家教育的家長們,除了上班、做家事之外還要忙著教小孩,哪有時間去學校參加的所謂「親職成長課程」。更何況在家教育孩子們的升學管道和學校教育的完全不同,這些差異學校能夠了解嗎?在家教育的孩子到了18歲要先考「自學進修學力鑑定考試」取得「高中畢業程度及格證明書」後才能報名才能參加「指定科目考試」。然而,學力鑑定考試的時間卻在指考之後,因此剝奪了在家教育孩子甄選入學的機會。這樣不公平的升學困境有多少學校懂嗎?他們有在積極地幫在家教育的家長解決嗎?

教學資源
在家教育是教育基本法保障,國民教育法中明文規定讓家長為其孩子選擇受教的方式之一。在家教育不是學校教育的盲腸,政府有義務和責任提供在家教育和學校教育平等的教學資源。然而,在實務上地方政府的規定充滿著「在不影響學校多數學童的使用下,協助家長取得教學資源」之類藐視家長行使教育選擇權的字眼,實在令人痛心。

教學活動
在家教育是隨時隨地在進行中。然而,地方政府的教育主管機關卻用狹隘的學校教育眼光來要求在家教育的教學活動必須像上學一樣無聊。例如桃園縣要求在家教育的孩子每週至少返校參加學生團體學習課程七節次!請問桃園縣政府教育處張處長明文博士,您這讀七節的理論基礎是什麼?為什麼不是每天一節共五節?還是上下午都去一節呢?

台中縣政府教育處更是要求縣內在家教育的孩子每學期要返校參加至少二十小時學生團體學習課程,而且不得於學期中前往國內外機構求學。王銘煜處長在其網站闡述其教育理念為:
臺中縣的中小學教育以追求卓越與正義為主軸,不強調任何表面形式或意識形態,一切的教育作為均以「學生是否能真真實實得到幫助?」、「教育專業理念是否受到尊重,完全發揮?」為決斷的依歸,期盼臺中縣中小學教育在大家的努力下,能更進步、更精緻。
請問處長,若學校團體課對在家教育的孩子真真實實沒有幫助,那是否就可以不要去上呢?

教學評量
地方教育主管機關經常誤解在家教育為「在家實施學校教育」,因而要求在家教育的孩子必須參加學校評量,嚴重浪費在家教育有限的教學資源。在家教育的家長依教育基本法和國民教育法選擇非學校型態教育,就是因為他們不要孩子浪費寶貴的童年在無關緊要的學校教育上,所以他們選擇最合適他們孩子的教材和內容,而這些通常和學校教育的內容完全無關,要如何參加學校評量。然而,台中縣卻強迫在家自學的孩子定期參加學校評量,導致自學家庭在進行自己的教學計畫外,還得應付不斷干擾自學進度的學校評量,導致學生的學習成效不彰。王處長,參加學校評量真真實實對孩子沒有幫助。而台中市政府的蠻悍更為誇張,居然違法威脅不參加學校評量的在家教育學生,胡市長志強博士就不發給國民義務教育階段的畢業證書。

首都台北市教學評量的規定更是莫名其妙,在家教育的學生得參加學校評量,但其成績卻不得列入畢業獎項的排名。請問孩子花時間努力準備學校評量,結果吳局長清山博士卻說在家教育的孩子是來陪考的,因為只有學校教育的孩子才值得鼓勵,這公平嗎?再加上成績不列入排名,所以在家教育的孩子也沒有資格參加高中免試升學,和學校教育的孩子比起來升學的機會硬是少一半,嚴重妨害在家教育孩子的升學管道。

其他
我國在家教育實施到現在十年,除了教學評量的爭議不斷,最令人詬病的就是錢的問題。地方政府每年補助國民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生高達每人新台幣12萬元,而直轄市的學校分配到的補助款更高。但是全國除了宜蘭縣以外,其他的地方政府都只補助公私立的學校,對非學校教育全沒有補助,這是何等地不公平!同樣是納稅義務人,同樣是教育基本法和國民教育法所允許的教育方式,為何原本應該用在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孩子們身上的新台幣數億元教育補助款,卻被地方政府非法挪用到學校教育裡面去浪費。教育部責無旁貸,應該要立即糾正地方的教育主管機關,依法將補助款直接撥給申請非學型態教育的家長和團體。同時,地方政府應該馬上停止假借註冊之名,要求在家教育的家長繳交四聯單上的任何費用!若繳交四聯單是基於使用者付費的精神,在家教育的孩子在完全不使用學校的任何資源,根本沒有理由要繳交平安保險費、學生活動費、家長會費、班級經營費或書籍費等。

2009-03-11

高中免試入學、自學生看有吃無

根據今天(3月11日)的立報頭條,教育部召開「升學制度委員會」討論「擴大高中免試入學」,計畫在2012年之後有8成的國中生「參照國中在校成績」免試入學升高中。然而,這個號稱是台灣自1969年實施國民義務教育以來最大的教育改革,卻因為設計制度的委員不了解在家教育的本質及方法,而犧牲掉近千名在家教育學生的升學權益,值得有關單位的重視。

目前我國地方政府在規劃家教育學生的教學評量大多分為以下幾種:
  1. 強迫參加學校定期評量(如台中縣市和桃園縣)
  2. 選擇參加學校評量(如台北縣)
  3. 依教學計畫所列方式評量(如台北縣)
  4. 選擇參加學校評量,但評量成績不列入畢業成績獎項評比(如台北市)
  5. 家長自行評量(如台北市)
在家(非學校)教育和學校教育兩者都是受到教育基本法所保障,國民教育法下所允許的方式。因此政府在設計升學制度時,必須對這兩種教育方式平等對待,依照非學校教育的特性定訂出另一套免試入學升高中的參考標準,而非只是要求非學校學生參加學校評量,取得所謂的在校成績,不然就不能參加免試升學。

美國目前有超過150萬個沒有在校成績的在家教育的學生。由於他們不論是學業表現或成熟度都比高中學校畢業生來的優異,因此美國各大學紛紛修改其入學的審查方式,為在家(非學校)教育的孩子另外訂定一套不用高中在校成績的入學辦法,以免失去了些優秀的學生。教育部應該要及早正視這個問題,未雨綢繆,而不是用國民教育為地方政府的權責把該做的事情都推給地方。

2009-03-10

第七回─哪裡有在家校的資訊

要開始在家教育最困難的不是寫計畫書也不是左鄰右舍的冷言冷語,而是不知道有在家教育這種選擇機會的存在。根據「教育基本法」第八條第三項:「國民教育階段內,家長負有輔導子女之責任;並得為其子女之最佳福祉,依法律選擇受教育之方式、內容及參與學校教育事務之權利。」因此吳副教授在其文章呼籲:「教育主管機關或學校方面,應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讓學生家長掌握有關在家自行教育方面的資訊。」但是在實務上家長要從官方得到在家自學的資料比登天還難。

以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網站為例,在所謂的全文檢索內輸入「在家自學」,得到的結果是連結到一個網頁叫做「民眾經常詢問之問題」的第59題,但是內容和我們在做的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在回答如何報考同等學力。若輸入「在家教育」查詢到的有五筆資料都是和特殊教育科的業務有關。好吧,那既然台北市是個國際都會,那我們輸入「Homeschool」呢?結果是0筆資料。我想到這個時候許多家長都已經放棄了,因為根據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網站,台北市根本就沒有在家自學或在家教育這樣子的東西嘛!

這不盡然,因為若你在Google裡面打「在家自學」或「在家教育」,你會發現滿滿地和在家教育有關的資料,但是卻沒有一個是連結到教育局的官方網站,原因是因為教育局稱我們在做的是「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非學校?非肥皂?」沒錯!因為當初88年國民教育法第四條第四項的修正條文是:「為保障學生學習權,國民教育階段得辦理非學校型態之實驗教育,其辦法由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定之。」所以各縣市就去訂所謂「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然後稱我們在做的叫做「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為什麼老百姓都稱之為「在家教育」或「在家自學」而政府一定叫這麼拗口的名子呢?根據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國小教育科李招譽科長的說法是,「在家教育」是特殊教育上專用的法定名詞,所以我們在做的不能稱為「在家教育」。但是根據法務部全國法規資料庫的檢索,中央法規當中並沒有到「在家教育」或「在家自學」等詞彙,所以「在家教育」並非特殊教育專用的名詞。再看市政府的入口網站,不論你是打「貓熊」還是「熊貓」都可以找到和「團團、圓圓」相關的訊息。也就是說台北市政府認為市民要找貓熊的資訊比家長要找如何申請在家教育來得更重要。

台北市政府唯一有提到在家教育的文件是97年4月17日上網公告的「臺北市97學年度公立國民小學新生分發相關問題與解答」的最後一題,標題為「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一般生在家教育方案)」,告訴家長們:

  1.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是什麼
  2. 如何申請(97年3月17日前填具計畫書)
  3. 何時知道申請結果(7月中旬)
  4. 申請過可以放棄,回原學校上課

這裡面最荒謬的是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在第一題很慎重地告知家長們:「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係為落實國民教育法及教育基本法所賦予學生與家長的教育選擇權、鼓勵教育實驗與改革,以提供家長與學生選擇體制內學校以外的學習管道和機會。」,然後在第二題的答案告訴家長們,申請截止日期是在一個月前。

請問台北市教育局吳局長清山博士, 貴局向來尊重家長的教育選擇權,為何拖到申請截止日期過後一個月才告知一年級新生的家長他們的權利呢?有效的政令宣導應不該等到過了期限才在放馬後砲吧?您能想像得到內政部長在消費卷過期後一個月才告訴人民要怎麼使用消費卷嗎?

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對於「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完全沒有盡到告知家長教育選擇權的行政義務。至於吳副教授建議的家長座談會,教育局也說是要保護申請人的個人隱私十年來從來沒有舉行過。但是教育局每年卻把全部的申請人名單用電子公文傳給台北市的每一所學校,就是不讓在家教育的家長們彼此有橫向的聯繫。陳爸在此呼籲吳局長清山博士應該將「在家教育」的申請截止日期延後到新生入學通知發放後一個月,讓家長們有時間去了解自己的教育選擇權。同時要求台北市各級學校,必須在每學期的註冊資料上告知家長們,他們有選擇「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權利,這才像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

2009-03-09

第五回─提升審議委員會的素質才能幫助在家教育的發展

各縣市政府在訂定在家教育實施辦法時,多半會設立一個專職的在家教育審議委員會來進行相關審核、諮詢、申訴、輔導或評鑑等事項,但是一些縣市還停留在交由他們的教育審議委員會來做。根據台北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的第十一條規定:「教育局為審核實驗教育申請案,得組成臺北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委員會(以下簡稱審議委員會)審議之。」根據原89年版的實施辦法,審議委員會為15人成員包括:

一 教育局代表四人,由教育局指定之。
二 專家、學者代表二人,由教育局聘任之。
三 校長代表二人,由教育局聘任之。
四 教師代表二人,由本市教師團體推派之。
五 家長代表二人,由教育局聘任或由參與實驗教育之學生家長推派之。
六 民間教育團體或機構代表二人,由本市教育團體推派之。

然而,到了98年2月公告的修正版時,審議委員的人數減少為13人,教育局代表由原本的四人減少為二人,同時所有的委員組成改成由教育局聘(派)兼之。也就是原本由非官方組織推派的教師、家長和民間團體代表共六人,現在也改為由教育局指派。

同法第十二條規定「審議委員會開會時,應有委員二分之一以上出席,以出席者過半數議決之。必要時,得邀請申請人或相關人員列席 」。這和之前89年版的「審議委員會處理審核與申訴事宜,應有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以出席者過半數議決之。開會時,得邀請申請人或相關人員列席」相比,可以明顯看出,教育局現在只要局長、教育局二人、校長二人、教師二人共七人到了就可以開會決定所有的事情了,也省下找專家、家長和民間代表來背書的時間。

吳副教授在其論文中明確指出,政府應該「明列審議委員會之成員及執掌」。
「為了讓在家自行教育的家長充分了解有關審核、諮詢、申訴,或者輔導與評鑑等相關事宜,各縣市應成立在家自行教育審議委員會,亦應在相關法令中明訂其成員背景如工作職掌。有些縣市有關在家自行教育的申請,第一階段會委由合作學校進行初審,此時辦法也應明列進行初審委員的成員背景,以昭公信。」

然而這次修法之後,審議委員會產生方式,由原先教師、民間社團和家長各自推派代表改為全部由教育局指派,失去了審議委員會的的公正性,淪為教育局的橡皮章。而審議委員會的功能,則在修法第12條以一句「開會」帶過,完全不知道委員會的工作應該包括「審核」、「諮詢」、「申訴」,「輔導」及「評鑑」。台北市教育局也沒有做到吳副教授建議明列進行初審委員的成員背景以昭公告。

根據當事人轉述在97年的審查會上,有一名審議委員很「認真地」問申請人為什麼孩子不送去學校上課,給學校教有什麼不好的呢?由這樣很不專業(據了解是台北市某學校家長會會長)且意識形態偏頗的委員們所組成的審議委員會,是沒有資格來替我們決定我們應不應該行使我們的教育選擇權。

目前審議委員會的名單並沒有公開,因此申請個案在撰寫計畫書也不知道要找諮詢;想提升教學品質也不知道找誰輔導;被學區學校刁難也不知道找誰申訴;到了學年結束時,因為申請案件過多委員會也不親自逐一評鑑。我們呼籲吳局長清山博士應該立即撤換不適合的委員,並且透過公開程序招集在家教育家長代表就委員們的資格進行說明,唯有提升審議委員會的素質才能有效提升在家教育的成效。

2009-03-06

第四回─苦民之苦的台中市教育處

上回說到說到協同教學的資源多半來自坊間的補習班和才藝班,而臺中市政府教育處針對這個部分,則是要求自學家庭在申情時必須附上以下切結書:

切 結 書

本人胡自牆申請學生胡亭亭辦理98學年度個人實施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保證由本人在家自行教育,並不於一般學生上課期間將之送至安親班或補習班接受補習教育或實驗教育課程,若經查證違反「國民教育法」或「臺中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辦法」者,自願立即終止實驗教育,回歸學校教育。

特 此 切 結


台中市政府的張光銘處長,您要求申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家長一定要簽這張切結書未免也太超過了吧?吳副教授說政府不應該對教師資格、教育內容、教學方法和評量方式統一訂定因為這樣做是違背教育基本法第八條之規定:「學生之學習權及受教育權,國家應予保障。國民教育階段內,家長負有輔導子女之責任;並得為其子女之最佳福祉,依法律選擇受教育之方式、內容及參與學校教育事務之權利。」By the way,教育基本法的位階高於你上面列的那兩部法。

我真的不知道張處長為何要在家教育的家長簽這樣的切結書。難道是張處長是體諒台中市的安親班和補習班業者,晚上需要開到半夜來服務上學的莘莘學子們,只有白天可以休息片刻,因而限制在家教育的孩子不得在學校上課時間騷擾安親班或補習班,以免影響他們晚上對上學孩子們的課後輔導及教學品質。張處長可能不清楚,台中市97年在他們這樣「親民便民」的自學政策之下,只剩下6個在家教育的孩子,同年台北市有近300個案例。就算這六個孩子全部上同一個安親班,大概也沒有業者會接這種賠錢的生意,更何況他們的年齡層橫跨國民教育的各個階段,平均一班只有一兩個孩子。

張光銘處長畢業於東海公行所和師大教研所。請問處長「國民教育法」裡有那一條明文規定禁止學生學校上課時間進入安親班或補習班的?到了國中階段,學校上課的時間是從上午七點到晚上八點,那請問在家教育的孩子哪個時段可以上才藝呢?處長您的切結書,於情、於理或於法都不符,應該要馬上廢除。

若處長您認為國民教育階段只有學校教育才是王道,那請您直接修台中市的施行辦法,全面禁止在家教育。您不這樣做,是因為您知道這樣的法規是和母法「教育基本法」及「國民教育法」的文字及精神牴觸的。那既然您知道妨礙人民合法申請在家教育是違法的,那請您立刻停止這類的無聊的小動作,廢止這張切結書。

2009-03-05

第三回─預留彈性施教空間

上回說到嘉義大學吳瓊洳副教授的研究認為政府在訂定非學校實施辦法時應該要「預留彈性施教空間」。吳副教授認為:「政府對於在家自行教育的實施,似無統一訂定教師資格、教育內容、教學方法、評量方式之必要。」

既然是非學校的「實驗教育」,那師資、內容、方法等本來就實驗的變數,一定要透過不段的嘗試才能找到最合適孩子的教學方法和內容。不然就去買教師版的來抄答案就好了,幹嘛做實驗?

教育局的長官們有需要這樣事必躬親地介入非學校的實驗教育嗎?以「臺北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申請案校內初審審核原則(個人申請)」為例,審核項目地第三項的參考原則:「1.師資應具有相關教學領域之師資證明或教學專長證明。2.應有協同教學人員,共同規劃課程、教材,並實際擔任教學及評量。3.附有協同教學人員簽章同意契約書。」不難引人聯想在家教育是否是量身訂做給老師們去申請回家交自己的小孩呢?

非學校教育不是學校教育,基本上就是校長兼撞鐘、家長自己通常就是師資的唯一來源。然而,審核原則的第三項第一點規定「師資應具有相關教學領域之師資證明或教學專長證明。」這一來豈不是擺明了告訴各位家長「無師免試」嗎?只有老師才需要申請在家教育,因為只有有師資證明的家長才會被審核通過啊!若老師們都申請在家教育,回家教自己的小孩,那學校裡的孩子誰來教呢?這樣一來,全部的家長們都只得去申請在家教育教自己的孩子。原來這是長官們為了推廣在家教育,用心良苦所埋下的伏筆。

第二點「應有協同教學人員,共同規劃課程、教材,並實際擔任教學及評量。」不但和在家教育的現況完全脫節,看了令人啼笑皆非。小學階段的在家教育幾乎都是家長自己處理全部的科目,我們帶著孩子識字、算數、講故事給她聽、陪她打球、騎車;和她一起做家事;這些工作我想一個大人帶著幾個孩子一起做是綽綽有餘的,為何一定要請所謂的協同教學人員?

第三點的「協同教學人員簽章同意契約書」是什麼碗糕我真的不懂耶?在家教育的協同教學資源多半是來自坊間的補習班、才藝班。例如去補個英文、舞蹈、律動、上鋼琴課、游泳課或圍棋課等。這些機構多半也是經教育局同意而立案成立的。如今教育局要在家教育家長再和這些機構要所謂的契約書,請問哪一家才藝班有定型化契約書可以提供給我們?這些補教機構又不是健身中心,根本是強人所難嘛!

欲知後續發展、請待下回分曉。

2009-03-04

立報的在家教育系列報導


台灣立報記者嚴文廷先生上週六參觀了非學校博覽會之後,特別帶了攝影記者來Babel School拍攝孩子在家教育的情形,並自3月2日起,且連續三天以整版頭條的方式處理以下新聞:

這幾篇專題是再處理在家教育所面臨的困境上少數中立且比較深入的報導,值得大家參考。

2009-03-03

第二回─體恤民情的長官

上回說到國立嘉義大學的吳瓊洳副教授的研究顯示,政府在定訂或修訂非學校實施辦法時要該要考慮到七項原則,其中第一項就是「預留彈性施教空間」。

吳副教授說:「由於在家自行教育有其自行規劃的課程教材,自不能與學校教育的思維模式一體適用,因此在尊重家長教育權的原則下,應由父母自行依照教學計劃所提的方式多元評量學生的成效,而不宜強令學生接受傳統的評量方式。」

既然是非學校的「實驗教育」,就是要和學校教育有所區隔,不然幹嘛做實驗?去買教師版的評量來抄答案就好了。可是很多教育官員還是搞不清楚狀況,透過實施辦法的修訂快要把我們搞成「非實驗學校教育」了!

台北市教育局在這次修法時把第十五條後段畫蛇添足地加了「學校應通知實驗教育之學生,得參與學校定期評量及其他學習評量。但評量成績不列入畢業成績獎項評比。」也就是說在家自學生可以去學校參加考試,但是考出來的成績不算。我們完全看不出這一點的修法理由為何?邏輯性在哪裡?

在家教育的孩子向來都是很忙的,為了要去學校參加評量,不但要重新準備和他們學習的不見得有關的東西之外,還會影響到進行中的課程。教育局的長官們居然對這些孩子說你們來是考著玩的,不算分啦!這不是在耍在家教育的學生家長嗎?更何況隨著高中入學的多元化,在校成績決定的不只是畢業時上台領獎的順序和字典的大小 (這年頭還在送字典嗎?還是今年最夯的小筆電?),而是孩子有沒有多一個升學的管道。以台北市的免試升學「北星計畫」為例,初步規畫國中生以第一次基測成績、國中在校成績等條件,由校方推薦,直接進入高中就讀。

現在教育局明文規定申請非學校教育的學生在校考試成績不列入排名,就算孩子各方面表現優異,得獎無數,其他條件都達到,還是不能參加「北星計畫」的免考試進入高中,只能鼻子一摸去考基測等分發。這樣子把自學生當二等公民看待,只給一半的升學機會。就好像現階段高中同等學力鑑定考試,雖然號稱自學生18歲就可以考大學,但是由於學力鑑定考試是在學測考試之後,因此18歲的自學生不能參與對他們有利的「甄選入學」,只能和大家一起去考指考。

唯一的可能原因是教育局認為一旦自學生的評量成績列入全校排名,市長獎、議長獎和校長獎會被這些不來學校上課的學生囊括。長官,您也對您督導的學校的教學績效太沒信心了吧?不過話說回來,萬一真的發生了,這對那些為了孩子出人頭地,砸錢給學校的家長會會長來說是情何以堪?所以體恤民情、苦民所苦的長官們當然要義不容辭地加入這條盲腸條款,以保障上學孩子們的受獎機會。

欲知後續發展,請待下回分曉

2009-03-02

第一回─老師在說你有沒有在聽

2009年2月26日快接近中午的時候,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國小教育科網站上的熱門公告中,悄悄地多了九個目錄,每個目錄有兩個個電子檔,其中一個是微軟的Word格式(奇怪,台北市國小的電腦課都教孩子用自由軟體 OpenOffice已經好多年了,難道教育局的長官們不知道要共體時艱,還沒改用免費的OpenOffice嗎?),另一半是Adobe的PDF格式。PDF版的公文書每一頁下方以碩大的粗體字用英文寫著該文件是以某軟體的測試版產製而成。難道是長官們怕人家不知道局裡沒買正版軟體,賴著用測試版,一用就是好幾年;還是長官們看不懂,以為那是台北市教育局吳局長清山博士的英文簽名檔。這種浮水印讓小學生看到也要笑,因為他們都知道學校教OpenOffice就有內建超強的PDF轉檔功能,長官們根本不需要這樣子來糟蹋我們政府所剩不多的形象。 

這些文件是台北市今年預計有超過500個申請非學校型態教育的學生家長期盼已久的申請表格,因為台北市的法定申請期限是每年的3月15日,從公告出來後到法定期限只剩下12個工作天。市政府也很夠意思,知道自己和歷年的公告時間足足晚了近兩個月,所以帶頭違法把今年的截止日期訂在3月20日,讓家長們有多五天去完成一件原本需要耗時一個月準備的計畫書撰寫。除此之外,教育局也沒有主動告知那些先前已經申請過97學年非學校的家長,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教育選擇權可能因為這次的修法而受到影響。這年頭連信用卡公司要改契約書裡面的一個標點符號都要在兩個月前用掛號通知每一位持卡人,唐唐中華民國首都的教育局把非學校實施辦法來個大翻修,難道不需要告知300個受到影響的當事人嗎?

話說回來,相較於黨外聖地的嘉義市、觀光博弈的澎湖縣和反共前哨的連江縣在在國民教育法修正通過讓非學校教育取得法源十週年後的今天,仍然連最基本的實施辦法都訂不出來,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腳步雖然走得慢,而且有點亂,但還是有在動。

然而,這次的修法台北市政府坐失了把擁有全國最多非學校行型態申請案的台北市打造成有全亞洲最先進教育環境的機會,讓台北市的教育競爭力,不要說在區域,可能比鄰近北部的縣市都還不足。 

根據國立嘉義大學師資培育中心的吳瓊洳副教授在「2006年台東大學教育學報」上所發表的「我國實施在家自行教育相關法令的內容分析」一文中,建議政府在訂定或修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時應該要考慮到以下原則:
  • 預留彈性施教空間 
  • 明列審議委員會之成員及執掌 
  • 建立家長教育選擇的資訊系統 
  • 界定教育主管行政機關、學校教育、和家長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 
  • 尊重學生的學習權 
  • 研擬適切的在家自行教育評鑑指標
  • 落實弱勢族群學生的教育機會均等 

  • 可是吳副教授在說,官員們你們有沒有在聽啊?有沒有?有沒有?有沒有?從這次修法的過程和日前公告的修正條文來看,吳局長清山博士您根本就沒有嘛!

    欲知後續發展,請待下回分曉

    2009-03-01

    Well done, everybody! 大家幹得好!

    2009年的非學校教育博覽會在數百人湧入近20個參展攤會和6場座談會之後圓滿落幕。陳爸在此除了感恩之外還是感恩。首先要謝謝自主學習促進會不但出錢又出力,聯合另外兩大自學團體慕真和全球讀經同台演出,真是太精采了。當然 2nd Tue 的家庭也把自己的壓箱寶貝都拿出來和大家分享,從旅遊到攀樹,從新加坡的數學到俄語的軟體應有盡有,充分展現出自學的自主多元性。還有從書法、運動、美國函授課程到線上數學課程的各式各樣的學習資源,讓在學校的課程相形之下真的是遜色不少。

    博覽會的發想源自於2007年的一個深秋夜晚,陳爸載著全家在波蘭的公路上奔馳。為了避免無聊睡著了而開始和家人腦力激盪我們還可以做什麼讓我們的在家教育環境更有趣。一路上醞釀出了許多點子,最後決定要做的一個是 2nd Tue,另一個就是博覽會,現在都開始實現了。

    若你錯過了2009年的博覽會,可以看一下立報的相關報導,要記得明年一定要來喔!

    The first ever homeschool fair was a sucess in all measure. Hundreds of people turn out to visit us. Homeschoolers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as well as overseas gather together to share our experiences. An international visitor commented she was impressed by the openness. We homeschoolers just want to share with you how much fun we are having.

    The idea to have a fair origingated from the brainstorming with my kids while driving late at night in the Autumn of 2007. I just wanted some really crazy ideas to spice up our homeschool life and to keep me from falling asleep at the wheel. We thought of many and kept two: 2nd Tue and the Fair. I am pleased to say we are now closer to realising the id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