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就是國際學校粉絲招募中

想認識更多自學家庭嗎?和大家分享你的讀書心得嗎?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吧!

2009-03-09

第五回─提升審議委員會的素質才能幫助在家教育的發展

各縣市政府在訂定在家教育實施辦法時,多半會設立一個專職的在家教育審議委員會來進行相關審核、諮詢、申訴、輔導或評鑑等事項,但是一些縣市還停留在交由他們的教育審議委員會來做。根據台北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的第十一條規定:「教育局為審核實驗教育申請案,得組成臺北市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委員會(以下簡稱審議委員會)審議之。」根據原89年版的實施辦法,審議委員會為15人成員包括:

一 教育局代表四人,由教育局指定之。
二 專家、學者代表二人,由教育局聘任之。
三 校長代表二人,由教育局聘任之。
四 教師代表二人,由本市教師團體推派之。
五 家長代表二人,由教育局聘任或由參與實驗教育之學生家長推派之。
六 民間教育團體或機構代表二人,由本市教育團體推派之。

然而,到了98年2月公告的修正版時,審議委員的人數減少為13人,教育局代表由原本的四人減少為二人,同時所有的委員組成改成由教育局聘(派)兼之。也就是原本由非官方組織推派的教師、家長和民間團體代表共六人,現在也改為由教育局指派。

同法第十二條規定「審議委員會開會時,應有委員二分之一以上出席,以出席者過半數議決之。必要時,得邀請申請人或相關人員列席 」。這和之前89年版的「審議委員會處理審核與申訴事宜,應有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以出席者過半數議決之。開會時,得邀請申請人或相關人員列席」相比,可以明顯看出,教育局現在只要局長、教育局二人、校長二人、教師二人共七人到了就可以開會決定所有的事情了,也省下找專家、家長和民間代表來背書的時間。

吳副教授在其論文中明確指出,政府應該「明列審議委員會之成員及執掌」。
「為了讓在家自行教育的家長充分了解有關審核、諮詢、申訴,或者輔導與評鑑等相關事宜,各縣市應成立在家自行教育審議委員會,亦應在相關法令中明訂其成員背景如工作職掌。有些縣市有關在家自行教育的申請,第一階段會委由合作學校進行初審,此時辦法也應明列進行初審委員的成員背景,以昭公信。」

然而這次修法之後,審議委員會產生方式,由原先教師、民間社團和家長各自推派代表改為全部由教育局指派,失去了審議委員會的的公正性,淪為教育局的橡皮章。而審議委員會的功能,則在修法第12條以一句「開會」帶過,完全不知道委員會的工作應該包括「審核」、「諮詢」、「申訴」,「輔導」及「評鑑」。台北市教育局也沒有做到吳副教授建議明列進行初審委員的成員背景以昭公告。

根據當事人轉述在97年的審查會上,有一名審議委員很「認真地」問申請人為什麼孩子不送去學校上課,給學校教有什麼不好的呢?由這樣很不專業(據了解是台北市某學校家長會會長)且意識形態偏頗的委員們所組成的審議委員會,是沒有資格來替我們決定我們應不應該行使我們的教育選擇權。

目前審議委員會的名單並沒有公開,因此申請個案在撰寫計畫書也不知道要找諮詢;想提升教學品質也不知道找誰輔導;被學區學校刁難也不知道找誰申訴;到了學年結束時,因為申請案件過多委員會也不親自逐一評鑑。我們呼籲吳局長清山博士應該立即撤換不適合的委員,並且透過公開程序招集在家教育家長代表就委員們的資格進行說明,唯有提升審議委員會的素質才能有效提升在家教育的成效。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引文:
根據當事人轉述在97年的審查會上,有一名審議委員很「認真地」問申請人為什麼孩子不送去學校上課,給學校教有什麼不好的呢?由這樣很不專業(據了解是台北市某學校家長會會長)且意識形態偏頗的委員們所組成的審議委員會,是沒有資格來替我們決定我們應不應該行使我們的教育選擇權。
*****
選擇在家自學也許有各種不同的理由及教育目標,審查委員問這類問題不正是為了釐清當事人本身理想的教學目標和學校教育之差異為何?這當然是很重要審查資料。
如果單憑提出這種問題就指摘其意識型態偏頗(何況意識型態只有不同而無所謂偏頗),自己何嘗不是受囿於意識型態?

Housemaster 提到...

當審查委員問學校有什麼不好(文字無法表達當時的語氣,但是當事人轉述並不是在關心孩子,而是質疑家長的判斷力),表示審查委員已經先入為主認為學校是好的,自學家庭必須被「輔導」去接受學校教育。
退一萬步說,就算家長的教育目標和學校不一致那又如何?只要家長沒有違反兒少法的限制行為,審查委員也沒有理由干涉,因為這是憲法和教育基本法所保障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