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就是國際學校粉絲招募中

想認識更多自學家庭嗎?和大家分享你的讀書心得嗎?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吧!

2009-03-10

第七回─哪裡有在家校的資訊

要開始在家教育最困難的不是寫計畫書也不是左鄰右舍的冷言冷語,而是不知道有在家教育這種選擇機會的存在。根據「教育基本法」第八條第三項:「國民教育階段內,家長負有輔導子女之責任;並得為其子女之最佳福祉,依法律選擇受教育之方式、內容及參與學校教育事務之權利。」因此吳副教授在其文章呼籲:「教育主管機關或學校方面,應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讓學生家長掌握有關在家自行教育方面的資訊。」但是在實務上家長要從官方得到在家自學的資料比登天還難。

以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網站為例,在所謂的全文檢索內輸入「在家自學」,得到的結果是連結到一個網頁叫做「民眾經常詢問之問題」的第59題,但是內容和我們在做的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在回答如何報考同等學力。若輸入「在家教育」查詢到的有五筆資料都是和特殊教育科的業務有關。好吧,那既然台北市是個國際都會,那我們輸入「Homeschool」呢?結果是0筆資料。我想到這個時候許多家長都已經放棄了,因為根據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網站,台北市根本就沒有在家自學或在家教育這樣子的東西嘛!

這不盡然,因為若你在Google裡面打「在家自學」或「在家教育」,你會發現滿滿地和在家教育有關的資料,但是卻沒有一個是連結到教育局的官方網站,原因是因為教育局稱我們在做的是「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非學校?非肥皂?」沒錯!因為當初88年國民教育法第四條第四項的修正條文是:「為保障學生學習權,國民教育階段得辦理非學校型態之實驗教育,其辦法由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定之。」所以各縣市就去訂所謂「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然後稱我們在做的叫做「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為什麼老百姓都稱之為「在家教育」或「在家自學」而政府一定叫這麼拗口的名子呢?根據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國小教育科李招譽科長的說法是,「在家教育」是特殊教育上專用的法定名詞,所以我們在做的不能稱為「在家教育」。但是根據法務部全國法規資料庫的檢索,中央法規當中並沒有到「在家教育」或「在家自學」等詞彙,所以「在家教育」並非特殊教育專用的名詞。再看市政府的入口網站,不論你是打「貓熊」還是「熊貓」都可以找到和「團團、圓圓」相關的訊息。也就是說台北市政府認為市民要找貓熊的資訊比家長要找如何申請在家教育來得更重要。

台北市政府唯一有提到在家教育的文件是97年4月17日上網公告的「臺北市97學年度公立國民小學新生分發相關問題與解答」的最後一題,標題為「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一般生在家教育方案)」,告訴家長們:

  1. 「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是什麼
  2. 如何申請(97年3月17日前填具計畫書)
  3. 何時知道申請結果(7月中旬)
  4. 申請過可以放棄,回原學校上課

這裡面最荒謬的是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在第一題很慎重地告知家長們:「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係為落實國民教育法及教育基本法所賦予學生與家長的教育選擇權、鼓勵教育實驗與改革,以提供家長與學生選擇體制內學校以外的學習管道和機會。」,然後在第二題的答案告訴家長們,申請截止日期是在一個月前。

請問台北市教育局吳局長清山博士, 貴局向來尊重家長的教育選擇權,為何拖到申請截止日期過後一個月才告知一年級新生的家長他們的權利呢?有效的政令宣導應不該等到過了期限才在放馬後砲吧?您能想像得到內政部長在消費卷過期後一個月才告訴人民要怎麼使用消費卷嗎?

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對於「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完全沒有盡到告知家長教育選擇權的行政義務。至於吳副教授建議的家長座談會,教育局也說是要保護申請人的個人隱私十年來從來沒有舉行過。但是教育局每年卻把全部的申請人名單用電子公文傳給台北市的每一所學校,就是不讓在家教育的家長們彼此有橫向的聯繫。陳爸在此呼籲吳局長清山博士應該將「在家教育」的申請截止日期延後到新生入學通知發放後一個月,讓家長們有時間去了解自己的教育選擇權。同時要求台北市各級學校,必須在每學期的註冊資料上告知家長們,他們有選擇「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權利,這才像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

1 則留言:

nanyabslin 提到...

我完全贊同您的說法;

不知有無哪位重視我國教育政策發展愈來愈偏差的民代,願意為我們發聲?(我猜大概是沒有)

基於此,的確是需要透過自個兒成立的法人團體力量,謀取自身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