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就是國際學校粉絲招募中

想認識更多自學家庭嗎?和大家分享你的讀書心得嗎?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吧!

2012-03-29

立委陳學聖:自學是12年國教最好的典範

陳學聖委員是臺北市第6.7屆議員,教育部次長陳益興曾任臺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陳委員提到的是在1997年台北市的自主學習實驗計畫,該計畫在2006年7月終止。

感謝國一自學生謝醉陶同學為我們聽打質詢內容的逐字稿,你也可以透過立法院議事轉播 IVOD 收看

陳學聖簡稱陳 蔣偉寧簡稱蔣
陳:接下來我就是要講一個非常矛盾的 尤其我們次長陳次長
我看到他的時候我的感觸最深 因為在十五年前的時候 我們還沒有所謂的
這個非典型的一種自主學習的時候....
(被插嘴)

蔣:自學生..對.....

陳:我就跟我們的次長當年在教育局作科長的時候 就有一批家長 我們選擇了木柵
有一個即將要廢校的學校就在辦自主學習 辦了這麼多年 最後我的感觸很深是今天
竟然面對的是一個讓我覺得非常困窘的一個處境 再引用馬總統跟部長所講的話
"教育是一種終身學習 無須一昧的追逐共同的第一志願和明星學校"
這也是十二年國教最重要的精神
但是現在就有一批家長 他們就是因為不認同這種單一的價值 所以他們選擇了自主學習
他們沒有享受到任何國家的照顧 乖乖的繳學費 而且家長付出的心血比任何人都多
而且經過努力以後 他們三年證明他們可以考上大學 最後不能入學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他們不能夠通過高中學力鑑定! 你知道嗎?這是一個多麼荒謬的一個矛盾!
部長 我一定要把這句話講完 當年我跟市長努力的原因 就是因為這些孩子 這些家長 是有理想
是國家最大的希望 他們就是因為覺得這個單一價值是不對的 所以他們逃離了
逃離的結果就是 定他們的生死就是 你要回過頭來接受我的單一價值
考過這五科你才能上大學 拜託! 大學考上的人 竟然不能通過高中學力鑑定
這是什麼樣的教育部?

蔣:謝謝這個陳委員的指正 我會深入檢討 確實這是一個跟我剛才講的理念上是衝突的
我剛才也特別談到 我希望看到每個學生都進入到他的第一志願 他就是進入他的第一志願
那既然他選擇自學是他的第一志願 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 完全符合我的思考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 如果我們過去的作為 過去的限制 讓他因為不能去考鑑定考試
而且不能去考學測 那這個其實是不理想的 所以我剛剛講了 我們已經在部內做了檢討
至少先技術性的先做一些作為 進一步的.......
(被打斷)

陳:你要什麼時候救他們? 部長我現在跟你講 我現在是堅持一個理念 你也跟我一模一樣
什麼事情失敗都可以重新來過 只有孩子教育失敗沒有補救機會

蔣:對!我完全同意

陳:現在這批孩子 有人已經考上大學 但是就是因為不能通過高中學力鑑定
有人因為這樣子 很多人學歷條件 甚至他的學習態度遠遠輸過他們 但是他們還是可以進大學
這批人不能進大學 有人因為沒有通過高中學歷檢定 考上大學現在要去當兵了
還有人因為小時候提前入學 因為很聰明但是因為未滿18歲 所以他不能夠入大學
拜託!部長!這是什麼教育部? 這是我今天問第二次" 什麼教育部? "

蔣:謝謝這個陳委員的這一個指正 我想我也在這邊答應 剛剛跟林委員也特別談了
我希望在一個月之內 能夠我們邀及地方縣市政府因為也都相關 大家共同來一起討論以後
訂出一個新的規範 這個規範一定充分的尊重自學的這個權利
而且他從權利義務的一個所有的配套 我們會全面的檢討來做處理
這是我想因為我剛剛講 他跟我的理念是完全符合 完全符合的概念就是在於說
既然這是他的第一志願 為什麼我們不讓他們的第一志願 既然在我們的學制內應該有
讓他可以快快樂樂的去做發展...... 我同意!

陳:部長 他們就是十二年國教最好的典範 不追求單一價值的人 結果你讓他們做烈士
放在忠烈祠 說你們為十二年國教做犧牲 要讓他們做國父 因為他們代表了十二年國教的成功典型你知道嗎?
我今天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被插嘴)

蔣:謝謝我們的陳委員努力的來做這件事情...

陳:就是要講教育部真的要認真一點!

蔣:我想我們會很認真的來作思考 也會跟地方的縣市政府做協商 讓這個事情用最圓滿的方式來處理

陳:一個月 好不好?

蔣:一個月!(點頭)

陳:這一點部長您工程師說話說到做到算話.....

蔣:我們工程師就是要把工作完成 謝謝!

陳:謝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