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就是國際學校粉絲招募中

想認識更多自學家庭嗎?和大家分享你的讀書心得嗎?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吧!

2014-11-23

請公視董事會留一個發聲窗口給弱勢和少數的人

2009年春天,教育部開始推動採計在校成績的高中免試入學,但沒有高中成績的國中自學生卻因為人數少又沒有法律保障,一直被晾在一邊不處理。那時候的自學申請辦法還是各自為政,有些縣市就是學校校長說的算,而部分校長認為家長申請自學是對他的辦學績效的侮辱,因此極力抗拒。這時候陳爸接到一通來自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記者張筱瑩的電話說想要報導自學家庭的困境。在這之前自學學生和家長在臺灣媒體上是隱形的,除了有陳情的新聞外,沒有什麼專訪可言,唯一的例外是在2005年12月商業週刊第942期以「在家教狀元」為題,報導一個要孩子凌晨三點起床的讀經家庭,還有一個是花旗副總裁之子,女兒後來考取資優生的家庭和一個書法家之子小開始讀經以提升他的閱讀力和思考力的家庭,把自學說成是一直讀、一直讀、一直讀的菁英教育,也難怪當時的自學家庭對和團體對媒體都是敬而遠之,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一開始陳爸也是很懷疑公視「獨立特派員」幹嘛要挖我們自學家庭的隱私呢?那時候的「獨立特派員」還是開播才兩年的新節目,因為報導樂生院等其他社會運動而得了兩次卓越新聞獎,陳爸抱著姑且一試開始跟筱瑩記者談,發現他們跟其他新聞媒體不一樣,在來採訪前已經做了很多功課,而且會很持平地把學生、家長、老師、官員、團體和教授們的觀點都放進來。


為了做「在家上學」這一集,張筱瑩、余榮宗兩位記者幾乎跑遍全國,到新店山上採訪陳爸全家,到台中採訪國芳媽媽, 跟著自學家庭去龍門露營,給孩子麥克風談自己的感受,跑到台中訪採教育局長,也採訪台北市自學審議會李正三委員,到嘉義採訪嘉義大學吳瓊如老師。除此之外,「獨立特派員」還被國芳女兒的設籍學校拒絕接受採訪,北市政府也沒接受採訪,教育部更絕乾脆說自學與他無關也不知道全國有多少自學學生,因為沒有法律規定就不是他們的業務。

公視「獨立特派員」的「在家上學」專集播出之後得到非常多的迴響 ,至今在YouTube上有超過5,000人次瀏覽,在Peopo公民新聞也有超過7,000人次的瀏覽,引起政府更重視自學學生所面臨的各種困境,在立委和自學家長的努力及其他媒體跟進報導之下,立法院在2009年底通過「國民教育法第四條」修正,要求教育部要和地方政府一起訂出準則,才初步解決了一國25制的自學亂象,也打下我們在五年後有辦法讓總統簽署自學專法的基礎。

在我們慶祝自學專法通過的今天,很失望聽到公視部分董事認為在網路發達、資訊爆炸的今天,所謂多元、弱勢的朋友,他們不僅在傳統電視,也可以在其他媒介發表他們的看法,也有許多發聲的管道,公視不一定要成為他們的管道。此外,「獨立特派員」的收視率不到0.1%,也就是不到2萬人在播出時收看到這個節目,因此決定在今年年底停播,改播有競爭收視率的節目。

陳爸知道這個消息十分震驚,雖然自學立法的階段任務已經達成,但是台灣社會還是有許多弱勢需要拿麥克風和攝影機的人幫他們講話。我同意網路是一個重要的載具,但應該是透過網路把像「獨立特派員」這樣的內容更加推廣出去,而不是期待弱勢者自己去PPT踢爆後,期待新聞台的「三器新聞」(瀏覽器、監視器、行車紀錄器)跟進,這絕對不是納稅人每年給公視9億,加上我跟其他公視之友每年捐6億所期待的公共價值。

當年自學家長買不起一則30萬的「業配」新聞時,「獨立特派員」無償給我們15分鐘的專訪讓全國看到我們所面臨的問題。現在陳爸邀請每個自學家長花一分鐘打電話給公視客服專線 02-26332000 ,告訴他們你要明年要繼續「在網路和電視上」看「獨立特派員」,你也可以寫信給公視客服:http://web.pts.org.tw/php/mail/mail.php?TV=PTS

2014-11-05

有關非學校教育條例通過的相關新聞報導

陳爸的職業病,就是強迫性整理自學新聞:

      2014-11-04

      家長別讓你的教育選擇睡著了

      立法院今天(2014年11月4日)三讀通過了「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條例」(以下簡稱非學校教育條例),讓臺灣近三千名非學校教育的自學學生正名身分,更進一步保障自學學生的受教權和家長的教育選擇權。

      過去由於接受非學校教育的學生人數較少,再加上學校也不會主動告訴家長,使得大多數的家長都不知道有這樣子的選項。但從去年開始自學學生在各種領域非凡表現,透過媒體的報導使得越來越多的家長知道非學校教育的學習其實是可以非常多元適性的。

      以去年15歲就獲得保德信青少年志工親善大使獎的陳慧潔為例,現在是高二自學生的她連投票權都還沒有,從暑假前就開始在臺中市擔任中西區唯一的女性候選人無黨籍葉春幸小姐的競選活動總監,大概是我國地方自治史上最年輕的競選團隊成員。

      同樣是去年15歲的陳明秀,自信大方的她在國中自學畢業那年的暑假就榮獲伊林璀璨之星總冠軍,14歲考過加拿大滑雪指導員證照,現在是高二自學學生冬天常駐在日本雪場教滑雪。

      19歲的楊逸帆從14歲開始拍攝紀錄片,除了以高中自學的方式考上東吳大學哲學系外,也在今年的香港華語紀錄片節競賽中以《學習的理由》(原作:不想考基測)獲長片組季軍殊榮。這部歷時五年的紀錄片探討「不省仍試」的體制內教育如何將一群懷抱理想、創意與熱情的體制外學生引向迷失。

      在過去,這些堅持要走自己的路的自學學生可能得放棄大學入學的機會,因為志工服務、滑雪教學和拍電影都不是考科。但今年清華大學的「拾穗計畫」免試入學方案卻完全顛覆了過去大學入學選材方式,不看學測或指考成績,而是看非學校教育的成果,一改過去部分學校家長批評自學就是「快樂學習=安樂死」的刻板印象,讓「適性」和「升學」不再是魚與熊掌之間的選擇。

      今天非學校教育的自學專法已經三讀通過了,接下來就是家長你和孩子的選擇,千萬別讓你選擇真正多元適性學習的權利睡著了!

      想知道這三位自學生在忙些什麼嗎?